收藏本站| 在线留言| 网站地图| 关于荣衣坊 您好,欢迎访问北京T恤衫厂家_T恤衫定做_POLO文化衫定制批发订做-2019[设计图,成功案例]荣衣服饰!

专注时尚团体T恤、POLO衫定制圆梦时尚工装 - 演绎企业风采

定制热线010-67969882

关键词: T恤衫卫衣POLO衫文化衫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资讯

毒App、Chao...这些种草App让男人也开始沉迷买买买

返回列表 来源: 查看手机网址
扫一扫!T恤衫定制 环亚康宏设计图第一部扫一扫!
浏览: 发布日期:2019-10-31 09:23【

新用户只要注册了球鞋交易兼社交媒体平台“毒 App”,就会忍不住开始买买买。

  在“发现”页面选择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后,用户就会收到一份价值 520 元人民币的“新人专享大礼包”。他们可以在平台上选购各种商品,从耐克(Nike)的 Air Force 1 到阿迪达斯(Adidas) 的 Yeezy 椰子鞋等不一而足。而这,只是这间科技公司吸引中国男性消费的手段之一。
  尽管小红书、美拍等已成为中国网红及品牌面向千禧一代女性消费者常用的互动平台,但针对男性的应用并未得到很好发展。不过随着中国内地男性鞋服市场持续增长,类似毒 App 这样的新兴时尚平台已成为男性消费者的必选之地。据报道,毒 App 是中国目前最大的球鞋交易平台,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估值已达 10 亿美元,进入了独角兽行列。
  毒 App、Nice、斗牛、Chao 等一大批应用是针对互动社群打造的分享、连接和购物平台。男性在中国消费市场中占据的份额开始越来越大,那些希望与本土企业竞争的国际品牌,必须要懂得如何利用这些渠道带来的商机。
  唤醒中国的“他经济”
  近年来,中国男装市场持续发力,加快了与女装市场竞争的步伐。据市场调研公司欧睿咨询(Euromonitor)的预测,其规模有望从 2015 年的 788 亿美元,增长到 2023 年的 929 亿美元。
  男性消费群体一度处于萌芽状态,如今该群体的崛起,塑造了当下的“他经济”。由于中国中产阶级规模和可支配收入不断扩大、全球街服市场繁荣,加之性别角色观念不断发展、受到“韩流”影响的“小鲜肉”大受追捧,男性消费加速增长只是时间问题。
  2014 年,22 岁的时尚网红Makwon 开始在社交电商应用 Nice上分享服装图片、发现时尚灵感。目前,他已经在该平台上吸引近 25万粉丝。6 年前,这款应用原本只是一家男性时尚平台,但后来团队将内容拓展到了旅游、音乐、体育、美食、科技等领域。如今,Nice已经与耐克、优衣库(Uniqlo) 等品牌达成合作,这两家公司均已在平台上建立了官方账号。
  身为造型师的 Makwon 表示:“我主要会关注一些热门贴子,把它们当作我和我工作的灵感来源。”他自称不是鞋迷,但是已经在平台上购买了两双耐克鞋——分别是Ambush Air Max 联名款和 Air Max 98 款。
  建立消费社群
  不过,Nice并不是唯一款利用互动社群建立起来的电商应用,它的竞争者还包括上文提到的“毒 App”以及 2016 年推出的同类应用“斗牛”。
  这些公司从 StockX、Grailed、Goat Group、Stadium Goods、Bump 等利润丰厚的在线交易平台中得到了启发。StockX 就借着街头服饰的东风建立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二手潮牌交易平台。
  中国数字营销机构“趣民”(Qumin)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艾夫(Arnold Ma)表示:“这些应用都特别关注电商和销售额增长。”但它们也并非千篇一律。
  毒 App 关注的是潮牌服饰,Nice则更偏重球鞋,后者在本质上是添加了社交元素的“中国版 StockX”。这三个应用都兼顾了 B2C 和 C2C 业务,毒 App 还提供了付费鉴别服务,用户可以让“球鞋专家”来鉴定球鞋真假。
  同时,知识问答平台知乎今年也刚刚推出Chao种草社区。它属于电商平台的品类,但目前尚未打通电商功能。用马艾夫的话来说,这是一个面向小众群体的淘宝网店集合。
  与国际品牌不同的是,中国企业将以男士鞋服为中心的二手交易模式融入了本土科技平台。在小红书、微信,以及 YY、映客、花椒、一直播等直播平台的助推下,这种基于社交的电商模式已成为常态。
  与小红书一样,Chao、斗牛、毒 App 这三家平台能让内容创作者为贴子添加标签,从而方便用户在应用内购物。此外,先进的人工智能算法也能根据用户兴趣生成个性化推送,鼓励他们不断互动消费。
  购物第一,社交第二
  除了针对男性用户以外,马艾夫还指出 Nice和毒App最大的特点在于,它们首先是电商平台,其次才是社交应用,而小红书则属于“极其侧重社交媒体的平台”。
  对那些习惯了在小红书上针对女性消费者开展营销的品牌来说,在面向男性的平台上吸引用户需要采取不同的策略。
  以上几款应用都可以归类为社交电商平台,它们既是网店也是内容社区,适合那些以中国千禧一代和 Z 世代为目标的品牌(但 Chao 不包括在内,该应用尚未推出购物功能)。
  马艾夫认为,由于这些应用更倾向于电商,而非社交媒体,它们在营销方面有一定短板。他表示:“品牌需要其他形式的互动来提高品牌知名度。”他说微信可以用来吸引消费者、建立品牌亲和力,而微博和抖音也是不可或缺的推广平台:“在地球上要开展售后和售前社交媒体客户关系管理,没有比微信更好的平台了。”
  但品牌如果想寻找有针对性的渠道,来吸引中国热爱潮牌服饰的男性消费者的话,像 Nice这样的平台一定不能错过。马艾夫认为,对品牌来说,它们甚至比微信和微博更重要。
  “如果你在潮牌和街头服饰领域工作,那就绝对不能错过这些平台。”